好运的犹太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MBA(工商管理硕士)

学习感言

好运的犹太人

时间:2017-08-14

导语:是什么,让犹太民族在夹缝中得以生存,并展现出勃勃生机?光华MBA,在耶路撒冷探寻。

为什么犹太人如此与众不同?你打开百度,追溯他们的历史,他们彻底丧失土地,但坚持信仰从而重视教育,如何在封建领主的歧视下无法选择“简单”生存模式,只能强壮“脑力”聊以求生,最终宗教禁忌反而提供了新的生机,开展金融活动,使他们在险恶的世界获得避风港。追根溯源,仿佛一切问题的根源是:“hard模式”让他们如此独特。

但是,犹太人自己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在希伯来大学的第一堂课上,“为什么是犹太人,为什么是以色列”,讲师给出了他们认为的第一因:运气。

哭墙脚下

回到多米诺的骨牌的开始:圣殿山第二座圣殿毁灭,犹太民族被罗马人驱赶出耶路撒冷的年代,如果往前看一千年,往后看一千年,古埃及人,巴比伦人,亚述人,阿兹台克人,玛雅人,甚至同时期的匈奴人。都在历史长河中丧失了独立性。而为什么偏偏是犹太人延续至今?

若是地理条件,强盛一时的亚述,就在百公里远的今天的叙利亚。二者相差无二。

若是宗教信仰,唯一真身的宗教并非原创,早在古埃及就有关于唯一真身的记载:公元前14世纪,阿肯阿顿法老。

若是文明程度,巴比伦文明用楔形文字记载了汉莫拉比法典,在法典的指引下,已经具备文明雏形。

为什么,如此独特。以至于在严酷的民族更替中永续存在。

7月17日,在耶路撒冷老城的大卫塔下,我们一行人看了一场,讲述以色列历史的灯光秀,其中一幕,耶路撒冷的圣殿矗立在地球中央,星座众神列阵,环绕着耶路撒冷,循环往复。

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他们的“好运气”,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广阔的土地上,时空两坐标中唯一有效的交点,只有这一个点,会为苦难的民族打开重生之门,然后涅槃重生,而在这个交点上的,正是公元一世纪的犹太人。

背靠着新月沃地的平原沃野,面朝着广袤的地中海贸易文明。没有生活在一个孤立的,不善农耕的大陆上。

没有太早,随着文字,宗教的发展,犹太人的宗教信仰,文明程度已经成型。

没有太晚,鼠疫,黑死病尚未成灾之前。正是这个欧洲封建势力初定之时,让犹太人远离农耕,获得“塞翁失马”的福气。

就在这样一个交点上,给了犹太人一个“hard”模式可以存活的窗口。

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也许这运气,就是“上帝的子民”的加持。

追溯历史的目的是反思现在,最重要的,以色列人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如此透彻。

也正因如此深刻的认识自己,他们才更加努力,理性,给自己更多的“hard模式”,选择依靠人力资本,不断创新,不断推动技术进步的发展路线,也正因这个哲学基础,才让我们能够在这些天看到如此众多,且不断涌现的创新项目。让我们看到千年古城下的勃勃生机。

供稿:2016级在职6班 梁帆

010-62747288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1号楼212办公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