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碰撞——以色列-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MBA(工商管理硕士)

学习感言

文明的碰撞——以色列

时间:2017-08-14

这里有大历史碾过的痕迹,这里有被上帝选中的人民,这里埋藏着战火纷飞的过去,也预示着许多我们的未来。应许之地,以色列。

——题记(此处引用自《晓松奇谈》)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以色列,可能是我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一个国家。从我记事起,,“巴以冲突”,“加沙”,“犹太人定居点”,“约旦河西岸”等一系列名词充斥在新闻联播中,虽然不明其义,也记住了这一个个晦涩的名词,也让我记住了在,遥远的中东,有个国家叫做——以色列。

对以色列这个国家的了解,竟然开始于首都机场。在行李托运之前,以色列航空的工作人员逐一对我们问询,问题细致繁琐,围绕行李展开,穿插着一些行程问题,问完问题之后,要求我们需要把行李箱的密码打开,并按照不同的安全级别给了不同颜色的行李条。再登机之前,我们再次被仔细核对一下护照和人。我们对这么一套安检措施也很是惊讶,即使是常驻新疆的我,也觉得有点小题大做,草木皆兵。

然而仔细想想,一个曾经战火纷飞的国度,一个恐怖袭击不断的地区,其安全感从何而来呢?即使最后一次中东战争已经结束30年有余,即使以色列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家,警惕的神经也始终不敢放松。他们一定对于家园非常渴望,非常珍惜。

孟子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司马法·仁本》: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以色列这个弹丸小国,能够跻身世界军事强国,在强敌环饲的中东虎据龙蟠,或许,我们已经揭开了答案的一角。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伴着《希望之歌》悲壮的旋律,游走在静谧的古城,一个问题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为什么犹太人能够复国成功?

我从不讳言我对犹太人的崇敬与欣赏。试问,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一个民族,像我们中国人一样,像炎黄子孙一样,智慧、勇敢、勤劳、坚忍不拔、顽强不屈?我想到的只有唯一的答案:犹太人。

以色列的国歌《希望之歌》,是我听过,除《义勇军进行曲》外,最悲壮的国歌,2000多年复国的期望,对故土的渴望,全部凝结在那悲壮的旋律之中。即使亡国2000多年,复国之梦只存在于圣经之中,也没有放弃。亡国2000多年什么概念,秦亡于公元前207年(比以色列亡国晚300多年),这时有人说要光复大秦帝国,恐怕都认为应该把此人送到精神病院吧。然而犹太人做到了。《史记·项羽本纪》: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耶路撒冷作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宗教的圣地,又地处欧亚非三国交汇之处,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也经历过犹太人,罗马人,穆斯林的轮番统治。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对于旧有建筑的处理方式不是破坏,而是掩埋,层层叠叠的覆盖,这也使得耶路撒冷保留了大量各个统治时期的建筑,每层代表着不同的统治时期。漫步在耶路撒冷的古城,我能感受到数千年历史的沉淀。每一块斑驳的石墙,有些还带着弹孔,记录着曾经那段硝烟弥漫的历史。哭墙的砖石,由于常年的亲吻抚摸,而变得圆润光滑,此起彼伏虔诚的诵经声,如歌如泣,如泣如诉,讲述着犹太人2000多年背井离乡的故事,超度着在二战惨遭屠戮的冤魂。重走十四站苦路,如同伴随者,目送耶稣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终点在圣墓教堂,浸透耶稣鲜血的石头仍然静静的横卧,接受着虔诚的信徒们的祷告。

或许这就是犹太人,他们除了坚韧之外,还保留着一颗海纳百川、爱好和平的心,他们在耶路撒冷老城除了犹太区外,还专门划出穆斯林区,基督教区,亚美尼亚区。在大卫城灯光秀的结尾,满天飞舞的和平鸽象征着这个国家对于和平的渴望,他们也在张开双臂,向世界展开怀抱。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身处中东唯一的贫油地带,让以色列没有背上资源的诅咒;国土大半荒漠化,却依靠滴灌等一系列技术实现了农业自给自足,甚至农产品出口;水资源无比匮乏,却研发出让其他阿拉伯国家无比羡慕的海水淡化技术。强敌环饲,十面埋伏,四面楚歌,却训练出了世界顶级军队,吊打各种“阿拉伯”;22%的诺贝尔奖得主均为犹太人,爱因斯坦,弗洛伊德,马克思,冯诺依曼等一个个闪耀历史的璀璨繁星,都流淌着犹太人的血液。一个弹丸之地,一个远走他乡的民族,何以爆发出这般惊人的力量?

以色列,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国家,其文字所载的历史甚至远过我国,宗教气氛浓重,对传统文化非常执着,可就是这样一个国家,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创新的活力,成为创新创业的国度,人均风险投资世界第一,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所属国家中,以色列排名第三。

我们在以色列的访学过程中,走访了各种以色列的创业公司,听了数十场创业者的演讲。中国在李克强总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也有着一波又一波的创业浪潮。然而,中国走了一条和以色列完全不同的创新之路。中国的创新是基于人口红利的模式创新,哪怕你的模式只能服务一小部分目标人群,但是由于人口基数足够大,你的模式也有巨大的生存空间。模式为主,技术手段为辅。这也是为什么在出国之后,大家都会感慨,国外真心没有国内方便,国内的模式创新已经在方方面面体服务着大家,出门只用带一部手机,基本解决了一切问题。然而,以色列,在人口只有北京市人口1/3的情况下,走出了一条独特的技术创新之路。固然,其中政府扶持的作用不可小视,以色列国防军的支持也功不可没,许多技术设计的初衷本来为军用服务,最后逐步转为民用。然而,我们在以色列走访的几十个创新项目,无论这项技术目前处于何种开发阶段,每个创业者都给我带来了非常强大的震撼力。这些说创业公司,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其拥有的技术,同模式创新不同,这是一种天然的壁垒。而且,这些创业者,他们中的许多人,本身就是技术背景出身,他们或是大学教授,或是科研人员。在这,我并不是为了评价两国创新模式孰优孰劣,我也并不认为中国的带有资本跑马圈地属性的模式创新不如以色列,而是以色列的创新之路又给我们的创新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或许,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尚未完善,技术容易被竞争对手窃取,核心技术人员容易被挖墙脚,等等,可能有一万个理由使得我们拒绝这样前进,但是,以色列告诉我们,去做,或许那一万个理由都微不足道。

《诗经·大雅·文王》: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以色列,你的古老与创新,你的文化与技术,是如此的绚烂迷人,9天的旅程,似乎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相聚有时,后会有期。

感谢供稿:

2016全日制班 管经纬

010-62747288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1号楼212办公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