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

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人物志

【校友访谈】符彦君:用感恩的心做放心的产品

时间:2016年01月22日 00:00

符彦君,197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明水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MBA。他有很多头衔:牡丹江市十大青年企业家、牡丹江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黑龙江畜牧业协会副会长、中国肉类行业领军人物等等,现任黑龙江阿妈牧场农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用感恩的心做放心的产品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无数怀揣着创业梦想的人们,憧憬凭借一腔热情开创属于自己事业的时候,阿妈牧场农业集团创始人符彦君,同样冀望凭着自己的力量走出贫困的明水县,到更远更大的地方实现自己的创业梦。

从黑龙江省佳木斯商业学校毕业后的符彦君,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了中俄边境口岸绥芬河市的国企当了一名会计,但踏实的公职生活并没有给符彦君带来满足,自己当老板,靠双手打拼出一片新天地的念头一直在他心里盘算着。于是,在公家单位上了两年班后,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停薪留职,下海创业。

尽管选择了辞职下海,但符彦君的创业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从初创业时开办的涉外旅行社以惨淡经营结束,到二次创业逐鹿服装市场,凭着向亲朋借来的2000元钱,将服装外贸生意搞得风生水起,符彦君因此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实现了零元到千万元的飞跃。然而,符彦君的心里在盘算着更大的棋——养猪。

养猪?乍一听,任谁都会觉得“不靠谱”,俗话说“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就是用来形容畜牧业的风险难估,不可预测的事情太多,搞不好就会赔掉全部的身家。符彦君用了十年的时间完成了财富的积累,难道他就不担心这样的问题吗?符彦君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从小生长在农村,村里各家各户都放养着许多的猪、牛、羊,我对动物有一种先天的喜爱,特别偏爱猪,近乎到狂热的地步,我家里的摆件、给孩子的玩具,很多都是猪,而且我自己也是属猪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符彦君会不顾家庭的反对,甘愿倾其所有,铁了心养猪。从最初私人投资1500万元创立的绥芬河建新牧业有限公司,到如今已经投资数十亿的黑龙江阿妈牧场农业集团,符彦君的名字跟他的财富积累程度一样越来越被人所熟知,事实也证明,符彦君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如今有机畜牧业已经成为了朝阳产业,阿妈牧场农业集团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有机生态农业企业之一。

对于财富的拥有,符彦君看得云淡风轻,实现了养猪的梦想之后,他还有一个理想——公司上市后把自己名下赚来的钱,一半用在公益上,用于赡养那些无家可归的鳏寡老人。“我要致力于公益,并不是因为我成功了,要做样子给大众,而是实实在在地给社会做点贡献,很多人觉得这不现实,无所谓,我为什么要让别人评价我的贡献行为,我只要能帮助那些老人生活充实富足起来,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白手起家的穷娃子

黑龙江明水县位于黑龙江省西南部,松嫩平原西北部,虽名中带水实则无水。在这里最主要的居民就是满族和汉族,这两个马背上的民族,当年逐水而走马背上迁徙,在严酷的环境中造就了东北人乐观豪放的性格,性格刚烈又棱角分明的特点在符彦君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从农村考学进入城市中的符彦君,自小就对经商很感兴趣。每到暑假,他都会借着爷爷家的牛车,拖着从酒厂里进货来的好白酒,运到村里跟农民换粮食,换来的粮食再卖掉,一个月都能赚个千八百(在当时哈尔滨月薪一百多元已经算是很高的收入了)。每到寒假鞭炮热销的季节,他就会应季地开始销售烟花爆竹,就是这种阶段性的买卖也能赚个三五百,慢慢地经验积累,为他以后从事经商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从黑龙江省佳木斯商业学校毕业后,符彦君被分配到了绥芬河市当地最大的一个国企从事会计工作,千篇一律的工作内容和规矩的上班时间,对符彦君来说“一点意思都没有”。“我那时候的工资很高,说出来你别不信,我93年毕业的时候工资400 元,绥芬河当时沿边属于开放特区,工资比哈尔滨市一百六七十块的工资标准还要高,说那是高薪工作,一点都不夸张。”

即便如此,400元的工资也不能满足符彦君过高的消费水平,不但工资不够花,工作三个月反倒还欠了2000多元。符彦君合计着长此以往不是办法,必须要做生意,自己当老板。

1994年,符彦君第一次创业,也学着别人开了一家涉外旅行社。他和朋友东拼西凑五六千元成立了一家旅行社,主要业务是俄罗斯人来黑龙江周边旅游及俄罗斯旅游。最多的时候,旅行社每月能接十几单生意,赚的还都是美金,这个时候的符彦君,说没一点骄傲那是假的。但不想到了第二年,旅行社的生意一落千丈,由于不懂俄语,合作的翻译人员将他们招揽来的旅行团都高价卖给了其他的旅行社,由于大环境的无章可循,旅行社继续撑了几个月,还欠了旅游住宿的宾馆近万元的房费,面对年轻的热血和现实的残酷,符彦君结束了惨淡经营的旅行社。

第一次创业,符彦君铩羽而归,后来通过市场调查,绥芬河市有个全国第十大对外服装批发商场“青云市场”,每年的成交额都有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看准了这个商机,1995年,符彦君从他的女朋友家里借来2000元现金,在商场的一位业主手里租了一节柜台,准备东山再起。

租下了柜台,又面临着没有资金进货的新局面,后来符彦君从亲戚同学那里借来2250元钱,开始了第一笔服装买卖。回忆当时,符彦君感慨良多:“2250元能进多少东西?也就只能进一些小孩的衣服裙子,我记得应该是8块5毛钱进的小婴儿裙,卖十二三块,小胶带1毛钱一卷,当时我卖1块钱一卷也卖出去了,感觉还不错。”第一个月符彦君净赚了830元,当时为了节约资金,他和女朋友每天中午都只吃一碗粥加一个鸡蛋,“为了庆祝这得来不易的830元,我们俩花了20元买了一只烧鸡,馋的边走边吃,还没到家就只剩骨头架子了。”符彦君回忆道。

第二个月,考虑到资金有限,符彦君转变了经营思路,最先在绥芬河推出了“不满意,就退货”的制度,专营牛仔裤系列。一时间,这一特殊的制度让符彦君的柜台前门庭若市。就这样,第二个月赚了三四千元,到了第四个月,基本上营收就已经过万元。

慢慢地,服装生意越做越大,符彦君开始进行服装的加工、生产、销售一条龙买卖,他从广州聘用了200名工人,在绥芬河开了当时最大的一个综合时装厂,同时推出质量三包政策,在黑龙江地区轰动一时。随着服装事业的顺遂,符彦君注册了自己的服装品牌Fair City,现在这个品牌已经在20多个国家进行了注册。

就这样,到了2000年,符彦君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他已经给自己积累了足够多的资金,他的心里依然还惦记着养猪的事情。所以他在当时想到找亲戚、朋友,征询他们的意见——养绿色有机猪行不行?

然而,亲友中没有人支持他的想法。只有慈爱的妈妈,听到儿子要养猪创业时,对他说:“你想做就做吧,妈妈支持你。但有一点,吃喝没小事儿,你要做就得做最好的,让世上所有跟我一样当妈的人,能放心给孩子吃肉,放心给家里人吃肉。”随后几年,因为妈妈的信任和支持,他开始为有机猪肉的梦想打拼,就在他忙得无暇关心妈妈的那一年,尚年轻的妈妈还没来得及分享儿子创业成功的喜悦,就突然与世长辞,没有看到母亲最后一眼,给他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后来,“阿妈牧场”成了他有机猪肉品牌的名字。这不仅是为了纪念母亲,也是他将从母爱中汲取的巨大力量,用产品品质让天下母亲放心地誓言,是对世上最真最无私之爱的感恩。

“阿妈牧场” 用感恩的心做放心的产品

2004年,符彦君投资1500万,创建了绥芬河建新牧业有限公司, 2005年建成的建新养猪场当时是黑龙江东部最大的种猪场。2006年,猪肉的价格跌到了最低点,一斤豆腐和一斤猪肉的价格相同,到了2007年,又成历史上养猪最赚钱的一年,卖一头赚一头的暴利,比房地产还要赚钱。2006年猪肉价格大跌的时候,许多畜牧企业退出了市场,符彦君则认准时机,咬牙扛过了关键的一年,到了2007年,猪肉市场供需产生了变化,加上市场调控政策,猪肉价格从一块八毛钱一直涨到五块五最后涨到近十块钱一斤,从那时候始,不管是做房地产的,还是搞煤矿的,包括做互联网的,做钢材的,大家都开始琢磨着养猪的事儿,那一年,让符彦君又猛赚了一把。

2008年,符彦君注资一亿元成立阿妈牧场农业集团,这一次,符彦君将主要生产基地选在了牡丹江镜泊湖畔和内蒙古科尔沁草原腹地。其中镜泊湖基地是全国最大生态有机猪养殖放牧基地,主要以种猪繁育、有机猪养殖、有机黑猪肉及其肉灌制品加工销售为主,兼营生物有机肥、生物饲料、东北有机大米、有机杂粮蔬菜等,生物技术推广应用,玉米存储加工销售,有机餐饮及生态休闲农业观光旅游项目,同时运营中国最大、亚洲第一有机农业资讯平台——中国有机农业网。

自“阿妈牧场”成立以来,秉承“健康生活,阿妈相伴”的宗旨,符彦君和他的企业始终坚持将产品品质放在首位,就像“阿妈牧场”的产品标识那样,母亲像大树一样守护在孩子身边,目光共同凝视着远方,一方面代表了一个母亲要给孩子最好的关爱和让全天下母亲都放心的夙愿,另一方面也是等待亲人归来的意思。“那个标识更深层的意义在于,手指和眼神的方向,象征着我们看好的有机畜牧业的未来。”符彦君说道。

做有机农产品行业的领头羊

随着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人们对食品的安全越加的重视,尤其是在日常消费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猪肉,老百姓更为关注。

2010年,符彦君开始带领阿妈牧场团队投身有机农牧产品领域。

“为什么我要做有机猪肉,以前我们自己开专卖店,卖的都是好肉,我按成本价卖5块钱一斤还赔钱,人家4块5还赚钱,人家杂七杂八的肉连品质都不能保证,但市场普遍情况是这样,当鱼龙混杂的时候,老百姓是无法分辨好坏的,所以我要做差异化,要做有机猪肉,要做最高端的产品。”

据预测,目前中国的有机产品行业以每年25%的高速增长,4年就能翻一番。现今发达国家中,德国有70%的人在消费有机产品,美国也有30%以上,而中国却只有5%,许多人都看到了有机产品市场的巨大空间,所以滥竽充数的情况就越来越多,市场越是庞杂,老百姓越是不敢放心购买。

“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任何一个行业都会经历混乱、整治、规范的过程,最终达到优胜劣汰。我相信‘阿妈牧场’一定是金字塔尖最后被留下来的那一部分,因为我们始终坚持着我们应有的坚持。”符彦君说。

作为黑龙江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阿妈牧场农业集团现有22家全资控股分、子公司,有8处养殖放牧基地2万余亩,以及10余万亩有机农作物种植基地。集团目前已基本建成了“有机肥生产——有机农作物种植——有机饲料加工——有机生猪养殖——有机屠宰分割---肉食品精深加工——线上线下销售——全程冷链配送”八位一体的全面完整的生态循环有机农业全产业链条,并携手东北农业大学、中国农科院及黑龙江省农科院等科研院所,组建了“有机农业技术研究所”,繁育改良地方品种东北民猪和内蒙古草原黑猪,以期打造世界顶级品质的有机黑猪肉——内蒙古草原黑猪肉和东北土柴猪肉,填补国内世界极品猪肉的市场空白。

“ ‘阿妈牧场’最初的的定位就是做中国最好的有机产品,这个产品绝不仅限于猪肉,坚持做有机,就是看到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屡见不鲜,有机是未来的出路,况且中国人已经到了先吃饱再吃好,优先考虑身体健康的阶段。”符彦君说。

2013年,李克强总理曾多次在媒体上强调要把农业放在第一位,要保证老百姓餐桌上的安全,尤其是去年春天,媒体曾经曝出中国的土地已经被化肥污染得板结化严重,再不治理根本就不会再生长作物,如果再不改造不调整,基本上那片土地的农作物就会减产甚至消亡。所以大力推行有机农业,迫在眉睫。而符彦君恰恰就抓住了这个时机。

符彦君认为,2014年有机农产品行业将迎来当之无愧的春天,上有政策扶持,加之大环境的优化,让符彦君不禁感叹遇到了事业上的“三个贵人”:“首先要感谢的是习近平主席,习主席的政策‘集体土地可以享有国有土地同等的权利’可以上市自由交易、可以转让,可以抵押贷款,让我们的资产翻了一倍;第二个贵人是陆昊省长,他曾说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黑龙江的绿色有机食品推向全国,实现年产值5200亿,这对我们企业来说简直太棒了;第三个贵人就是黑龙江省建设银行,他们的农业产业基金项目及涉农政策首期资助我们6.7亿元开展绿色有机农业项目,打造黑龙江自己的产业品牌。”

这种种机遇,对符彦君来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未来,除了做黑龙江有机产品的龙头企业,符彦君还筹划着让“阿妈牧场”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中国的有机食品要走出国门,最难的是达不到国际标准,但目前我们已经攻克了这一难关,‘阿妈牧场’是国内唯一通过全球最高标准检测机构SGS检测的有机猪肉生产企业,现已通过欧盟有机食品认证及中国有机产品认证的双认证。相信走出国门,走上外国人的餐桌指日可待。”

用一半身家为理想买单

符彦君说自己有一个理想,五年后待公司上市,拿出个人名下利润收入的一半做公益事业,让全中国那些无儿无女,无依无靠,无家可归的鳏寡老人都过上老有所依、老有所乐的幸福晚年生活。

他曾经把这样的想法,说给身边的朋友听,但是并没有很多人对他的想法给予理解,他们甚至是充满怀疑的,但符彦君并不在意,“我要致力于公益事业,我要为社会做点贡献,很多人认为这不现实,但是我心里已经坚定要做这件事,我知道大家会有所不认同,这都无所谓,人活着不是为了让别人去说,我认为怎么对就怎么去做。”

赚钱对符彦君来说,最大意义就是能够体现人生的价值,每个人都有苍老的一天,不是所有的老人都能老有所依,每年逢大小节日,他都会到当地的养老院看望鳏寡老人,给他们送去食品衣物,数年如一日。“我一看到那些无家可归的老人,真是打心里心酸难过,我虽然不能把他们都接到我的家中一一照顾,但我可以给这些老无所依的老人建立一座非营利的养老院,让他们在一个有养有乐无忧的环境中颐养天年”。符彦君是这样说的。

010-62747111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2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