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北大光华EMBA健康高峰论坛圆桌讨论《大健康产业的新机遇》

时间:2013年11月29日 00:00

时间:2013年11月28日

地点:北大光华管理学院1号楼

对话嘉宾:

莫飞 北京北控老年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延亮 康宝莱(中国)保健品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

盘仲莹 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

董敏 沱沱工社董事长

严群超 暨南大学医学部教授、广州蓝韵医药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

综合养老服务的机遇与挑战

——北京北控老年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莫飞

北控进入养老产业既有优势也有劣势,优势是北控置业有很多优质但利用率并不高的资产资源,尤其是在城市中心或近郊的物业,这些物业通过优化组合有进一步提高使用效率和增值的潜在空间,养老就是一个好的切入点。虽然北控一直从事传统基础建设和公共设施、公共事业,但多年来成熟的经营经验和强大的政府资源以及社会基础是北控敢于进入养老产业尝试的坚强后盾。当然,北控进入养老产业也有和其它新进入老年产业的企业同样的劣势和不足,即:缺乏对产业的深刻了解和运营管理人才以及运营管理经验。但这些并不能阻止和动摇北控进入养老产业,寻求新的企业发展增长点和挑战新机遇的决心。

北控老年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集项目投资、开发建设和运营管理“三位一体”、以构建养老运营、医疗护理、老年金融、老年文化及旅游、老年用品等多功能融合、全方位服务的综合性养老产业公司。在养老产业的探索实践中,我们感到最大的困难是盈利模式和人才问题。想短平快快速收回资金又需要以符合市场需求和能够被认可的价格持续经营,两者之间充满着矛盾和纠结。同时养老产业又是一个综合性非常高、以服务为核心价值的产业,服务是产业的灵魂,而好的服务是由好的人才完成的。我们国家养老方面的人才培养远远落后于产业发展的需要,使养老服务人才成为了制约产业发展的瓶颈。国外很多养老企业和机构有成熟的经验和模式,也试图进入中国养老产业分一杯羹。但是西方文化和生活理念与中国有着明显的不同,国外模式照搬到中国也面临着水土不服,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靠自己,综合国外先进经验,自己培养、自己摸索。第三个困难是金融渠道与金融创新。养老产业的周期长,需要长周期、低成本的资金做长线投资,而习惯了挣快钱大钱的短线资金是很难对养老项目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认可的。总之,中国养老产业序幕刚刚拉开,虽然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很多,但是我们相信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这个产业还是一个非常有前景和希望的朝阳产业。

保健品公司的误区与核心竞争力

——康宝莱中国保健品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李延亮

中国人对于保健品的概念一直是混乱的,而且没有哪家企业在保健品行业做出成功的品牌。很多保健品公司都很短命,因为门槛低,挣钱容易,很多公司做几年就换一个牌子,都是小投入,没有长远的规划和产品的研发。其他失败的案例是用巨额的广告投入支撑销售量,比如脑白金,但是一个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绝对不是靠广告堆砌出来的。

康宝莱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主营营养保健品,侧重体重管理和控制,通俗地说是减肥市场。减肥是一辈子的话题,生活方式密切相关,肥胖又和心脑血管疾病和三高是紧密相连。另外,中国肥胖人数的增长速度远远超出保健品销售业绩的增长速度。所以这个市场非常大。从销售模式来看,康宝莱采取直销的方式,很适合保健品销售。

如何打造核心竞争力?我们的战略是建立在营养学的基础上,让顾客认可我们的品牌。比如,我们卖蛋白粉,是根据氨基酸的科学营养知识。中国人研发保健品的时候往往迷信于某一种中药材的理论,定性的比较多。之前大家相信胶原蛋白可以直达肌肤,补充营养,后来经过央视焦点访谈的报道,胶原蛋白其实没什么作用。所以,在保健品产业,需要有理论的支持、质量的管控,只有这样,消费者才会慢慢逐渐认可这个品牌。

保健品要从源头做起。我们的策略是“从种子到餐桌”。比如,我们有一款重要的产品叫茶饮,要监控茶叶到消费者的过程中,有没有农业超标。质量管控体系的重点是控制产品线,而不是往农业方面延伸。

医疗产业的瓶颈与创新

——和睦家医疗集团副总裁、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

医疗产业的危机本质上是人和人之间的危机。医护人员之间缺乏信任,竞争对手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挖人。中国的医生要么是非常老的专家,要么是老医生的助手,需要建立本土力量和骨干团队,特别是中坚力量。其实,现在医院最不缺乏的就是钱,投资的时候一定要很清晰地把握医疗行业的特点:固定资产投资高,人才的投资也很高,投完钱只是起点,你的困难刚刚开始。决定医疗团队成败的真正核心的是管理团队,医疗团队的医生和投资人的理念是否一致。因为投资人的理念和医疗团队医生的理念之间,有的时候会产生很大的矛盾,造成医院建院的 时候,许诺的条件得不到实施,很好的医疗专家就会离开。

宏观层面上来看,大健康产业从税务上缺乏国家整体考量的引导。首先是医疗服务机构,和睦家交25%的所得税,但实际上连先进服务业都算不上。第二,进口的医疗设备要交高额的关税,以及17%的增值税。增值税完全由机构承担。第三条,商业健康保险比例很低,而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的对商业健康保险双重征税的国家。可见,政府引导的作用就是把这些不合理的税收进行调整。

和睦家正在加强和大健康产业的其他企业进行合作与创新。比如,我们跟养老机构签合同,定期派医护人员上门给老人做健康的体检,包括开药。再比如,我们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领域,移动医疗领域,这是未来的大方向,我们愿意在这些跨界的领域开展合作。

食品安全之痛与有机产业的勃兴

——沱沱工社董事长董敏

食品安全的事件曾带给我很大的触动,2008年奶粉事件的时候,很多国外学者都质疑中国人有没有道德底线,我觉得特别耻辱。所以我想从事一个体现社会责任的事业——食品行业。这个事业比我想象的难,但我是军人的后代,身上有一个勇敢因子,坚持到现在,5年的时间,历经苦辛,就希望大家吃的健康。沱沱公社的有机食品不用农药、化肥、添加剂,这是对土壤和环境的保护,也可以解决农民就业难的问题,甚至推动城镇化。

从业5年,不停地有校友或者朋友问起,医疗事业好不好,是否应该投资有机产业。我想告诉大家,有机产业非常好,可以当事业来做。但投资需谨慎,很多人对这个行业了解不足。沱沱工社遇到过很多问题,比如物流、管理和人员调配。网站建设也很烧钱,这个行业就是这个特点。

沱沱工社的营销方式是电子商务,但其设计的初衷并不是有意地进行商业模式的创新,跨界是后来被命名的。其实开始的时候,沱沱工社只是寻求一种好的方式销售有机食品,超市售卖遇到了一些问题,而网上销售很便利,就采用电子商务这种方式。有一次我在人大跟领导汇报的时候,领导说沱沱公社是一个典型的农业与现代服务业结合的产业,这才有了跨界的说法。

有机产业对政府有很多期待。最大也是最简单的期待是可以享有农民享有的政策。第二,这个产业非常艰辛,但是税负很高,和高盈利产业毫无区别。第三,对于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企业,国家政策有很多缺陷,最明显的问题是没有交通规定明确电子商务企业可以用哪种车送货。金杯也不被允许,电动车也不可以。最后,我们希望有机产业对食品安全的重要作用应该引起政府足够重视。我一直呼吁,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最需要发展有机产业,紧急而迫切。北京周边大量的有毒化肥和农药投到土壤里去,对健康很致命,这真的比雾霾问题严重的多,这些问题都亟需政府去关注。

把握产业机遇的密钥

——暨南大学医学部教授、广州蓝韵医药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严群超

从事医疗行业多年的经验让我们明白,自我管理型的疾病,必须依靠自己。在这方面,中国人把饮食放在第一位,美国人把运动排在第一位,接下来才是睡眠和饮食。

假若大家做健康产业,过程一定很艰辛,但是坚持下来就可能成功。所以第一必须要有决心和信心,这决心是有支撑的,包括专业的支撑、资金的支撑,以及心理素质的支撑等;第二要有耐心,养老产业在今天赚钱的非常少,民营的赚钱更难,所以要有耐心;第三要有包容心,大健康产业的专业性非常强,健康本身也细分好多专业,将来需要很多学科的交流。

*本文为节选内容,根据圆桌论坛现场讲述速记整理,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010-62747111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2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